收藏本书?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取消

黑夜。

微风吹拂,树影摇曳月光,在地上洒下一地诡影。

柳清躲在假山之后,看着不远处一对纠缠不休的人影,身子发抖,不敢置信。她双脚被钉死,想走,走不了。细碎的低吟无孔不入,不想听,也不行。

她的未婚夫太子北堂轩,还有,姐姐……

姐姐?

他们怎么会在一起?

柳清脸色惨白。

怔怔站了一刻,她将脸上的泪水狠狠擦拭干净。

不看了,如果他们两情相悦,她退出又如何?

她转身离开,步子虽然凌乱,可因着高超的修为并没有惊动纠缠的两人。

她想要回去休息一下,可是她这副模样一定会引得婢女连连询问,发现了她的异常,柳家一定会全部都被惊动。她想找个人说说话,可唯一信任的人就是姐姐,姐姐……

她攥紧了手。

这偌大的府邸像是一座囚牢,将她紧紧的束缚其中,将她的时间全部占满……可是,从五岁被接到这座府邸之中,她就应该惜福的不是吗?

茫然之中,柳清眼角余光突然看到一扇打开的门。

门外街道安静,夜色如墨,可相比府邸之中的死寂沉闷,外面的生机和自由是一种无言的诱惑。

天知道,她多么想像寻常少女一般出去踏青逛街,可五岁开始她便再也没出过这府邸。

她情不自禁的走向门口。

当她的脚步站在府邸之外,她只顿了一顿便飞快的朝远处奔去。

她想离开,想任性一回!

为别人活了太久太久,她只想为自己活一个晚上。

速度快一点,再快一点!

夜景飞速倒退,原本满是泪水的脸上,悲痛慢慢在消退,慢慢的,几乎要扬开了笑。

可就在她全力奔跑的时候,突地一道迅疾的黑影携带着劲风袭来,精准的袭中了她的小腹处,一股钻心的痛苦顿时让她蓦地瞪大眼睛,纤细的身形犹若折翼的鸟儿狠狠跌落地上。

有人走近,拨弄了一下她的身子。

“废了?”低沉的男声。

“废了。杀吗?”

“走。”

丹田被废,再无修炼可能,杀不杀都只是一只蝼蚁,翻不起浪。

脚步声走远,仰躺在地上的少女脸色苍白,毫无生机。

死了吗?还没死?

痛!柳清意识恢复的刹那便再次痛昏过去。

一次次醒来,一次次痛昏,她清醒的时间越来越长。

到最后她习惯了这样如同万蚁噬身一般的痛楚,也开始能察觉到外界的动静。

她身子一动不能动,浮浮沉沉的像是在水中,鼻尖萦绕着的浓重血腥味让她几欲作呕,这种极为阴森可怖的感觉,让她无端回想到出事那一天假山边上的树影,诡异神秘。

渐渐的,她听觉也开始恢复,听到身边有脚步声来来去去。

昏昏沉沉又过了许久,一只手突地按压在柳清的丹田处,让她疼痛翻倍。

“如何?”北堂轩的声音响起。

他是风度翩翩,面容如玉的英俊男子,任谁也不会想到他和未婚妻的姐姐有无耻纠缠。

“回太子殿下,老夫以符印锁魂,又用血棺浸泡了七七四十九日,今日,便是取至尊灵根之时!”

“哈哈哈哈哈……好,好!若是本太子能成就霸业,定然少不了你的富贵!”北堂轩看着石棺之中苍白纤细的少女,眼中露出兴奋残忍的光。

天才算什么东西,还不是落在他的手中,任由他宰割?与其娶回来一个绝世天才,不如让自己变成绝世天才!

说起来,他能成事还要再感谢一个人,如果不是那人让柳清从天才变成了废物,柳家也不会舍弃一个拥有至尊灵根的天才,他也得不到这个机会。

“你若是知道今天,可后悔?”北堂轩伸手拍着柳清的脸颊,唇边是如春风般和煦的笑意。

柳清虽然被符印所困口不能言,却在心里冷笑出声。

后悔?后悔没看清他是一个道貌岸然的男人?还是后悔没提防自己的亲生姐姐?

呵……

她只后悔时时谨慎,活得忍气吞声!

她只后悔整日修炼,却从未踏出柳家一步!

她只后悔白活一场,眼不明,心不清!

若是有来世,她定然会报这万蚁噬身之仇!让他北堂轩也尝尝后悔的滋味!

“取灵根!”

如鹰爪般的手刺穿柳清的小腹,也破开了她身体的符印。随着一团血肉从柳清的身体之中被剥离,她终于发出了一声不甘的怒吼。

七七四十九天来,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声音。

随即,再无声息。

“啊!”

柳清惊呼出声,随即被空荡的回音给吓了一跳。

她这是在哪里?

念头一转,一阵刺痛从脑海深处传来,她捂住了脑袋痛苦的闭上了眼睛。

这样的痛苦相比万蚁噬身来说,简直就像是毛毛雨一般,等到疼痛过去,柳清睁开漂亮的眼睛,眼中满是复杂的喜悦……和仇恨!

她重生了!

现在她是苍炎国的姬清,而不是凌水国的柳清。

回想临死前仿佛灵魂出体而看到的那一幕,她眼神凌厉。

石棺中注满了暗色的血液,少女赤身裸体的躺在石棺之中,身上用朱砂画满了诡异的符印,这些符印吊着她最后一口气,也带给她万蚁噬身般的痛楚。

难怪会觉得身体浮浮沉沉,难怪会闻到浓重血腥味,难怪会浑身蚀骨之痛……

好在,她重生了!

如何追书:

【友情提示】想免费看此书?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!

【百度搜索】 在百度中搜索:喵阅读,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“兽王强宠:逆天圣灵师”,即可找到本书。

微信内可长按识别

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“喵阅读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