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书?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取消

深夜。

南云再一次被人自梦中惊醒,抬头,就看到面前压下来一个人,她一惊,看清站在自己床头的人后,心头一颤,“明远,你回来了?”

“看到我很意外?你希望是谁,那个野男人?”

那明远一身酒气,黑暗里,眸子散发着幽幽冷芒。

南云的手握了一下,声音温柔,“明远,你喝多了,我扶你……”啪,南云的手被人拍开,那明远愤恨,嘲讽的眼神看着她,“你就是这么哄那个男人的,把他哄上了你的床?”

“明远,我……”

“你别喊我,我的名字从你嘴里出来,我觉得脏。”

南云心头一颤,嘴唇蠕动了下,黑暗里,她清丽的脸上一片凄楚,无奈,隐忍,无形中仿佛有只手紧紧的纂住她的心脏,用力的纂着,揉捏着,搓成各种的形状。

痛不欲生。

“别和我装,我不是你那个野男人。”那明远冷笑一声,还想说什么,虚掩的门外,传来女子娇嘀嘀的声音,“远,家里还有人吗,你在和谁说话?”

女人。那明远带了女人回家……

南云扬起一抹虚弱的笑,“明远,你带了客人回来么?”

“客人?呵呵,南云,你自己倒会给你自己脸上贴金,是,是客人,不过嘛,得反过来,我是她的,嗯,叫恩客。”那明远看着南云身子微抖,语气更加恶毒,“南云你不是会服侍男人吗,今我你就来帮我们指导指导好了。”

“你什么意思?”

那明远没理会南云,带着恶毒的笑扬扬眉,“宝贝进来。”

“亲爱的,人家要去洗澡呢,叫我做什么?”女子娇滴滴的声音,柔的能掐出水来的,走进来之后,微微带着几分不悦,“远,这个女人是谁呀?不会是你老婆吧,嘻嘻,我可不信。”

“她?她也配。”

南云闭了下眼,情绪已经慢慢平复下来。

再恶毒的话听多了,也不过如此。

那明远对着身才火爆的女人勾勾手,一指她,“躺下。”

“啊,远?”

“赶紧的。”

南云冷冷的扫了一眼两人,转身要走。

手腕被那明远给拽住,语气轻佻里带着恨意,“走什么呀,你就在这里看着,宝贝她技术不好,你还得教教她呢。”

“那明远,你是想让我看看你的技术多不好,然后,给你宣扬出去吗?或者,”南云勾了下唇,语气静静,“你是让我下次和别的男人上床时,感受一下两者的区别?”

啪,那明远直接甩了她一巴掌,“南云,你以为有了我爸的话,你就能坐稳那家少奶奶的位子,我就没办法你了是吧?你个贱女人……”

南云看也不看,直接就甩回了一巴掌,“那明远,你TMD的有本事就离婚,和我南云离婚,我随时随地等着你,没那本事你就乖乖的戴着这顶绿帽子,绿到你满头油。”

南云用力的甩开那明远的手,咣当一声甩门而去。

屋子里,身材火爆的女子有点蒙,正有点搞不清状况呢,直接被人推到了床上……

南云本来是回头拿钱包的,卧房的门没关。

里面那对男女就在她买的婚床上,赤身抱在一起。

她心头大怒,洗手间里端了一盆水,兜头倒在了两人身上。

在身后那明远咬牙切齿的声音里,南云再次转身,走出了家门。站在小区外头,南云有点想哭,三更半夜的,她能去哪?

穿着睡衣跑出来,她有点瑟瑟发抖。

秋天的夜晚,风有点凉,她漫无目的的走着。

手机什么的都丢在了家里,想找辆出租车都没有。南云也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,停住脚才发现,自己好像迷路了。她看了看四周,皱了下眉,自己竟然到了中环路。

这里离着那家的一处酒店挺近的,南云正在想要不要去凑合一晚,身后一声狗叫突然响起来,吓了她一大跳,回身一看,南云差点吓晕了,一个半人多高的藏獒猛的朝她扑过来。

这要是被它咬到……

南云吓的扭头想跑,脚有点发软,被后头的藏獒给追下。裤腿被咬住,她回头,双手合十的祈祷,“咬人是不好的行为,咱们两无冤无仇的,你放开我,你去咬别人呀……”

一身金黄色的藏獒睁大圆溜溜的狗眼看着她。

使劲的拽。

南云也拽,嘶啦,裤腿给撕掉了一大块。

小腿上一凉,南云是下意识的想跑,可迈不动脚。

藏獒大脑袋摇两下,两声低吠,双腿前立,直接扒到了南云的身上,咕咚,她仰面摔在地下,而身上,怀里,扒着的是条金黄色毛绒绒,却瞪着铜铃大眼的藏獒。

毛绒绒的舌头在她脸上来回舔,舔,南云觉得自己可以晕过去了。

可她又不敢,万一这狗趁她晕了,咬她一口不是更惨?她试着挤出一抹漂亮的笑,“那个,狗先生,你后退两让,让我过去好不好?要不,狗爷?”狗儿瞪着铜铃大眼,盯着她,旺……

如何追书:

【友情提示】想免费看此书?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!

【百度搜索】 在百度中搜索:喵阅读,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“再嫁,盛世暖婚”,即可找到本书。

微信内可长按识别

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“喵阅读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