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书?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取消

“绿儿,把她的脸给我刮了,我讨厌她那张狐媚子脸。”

“还有她手上的那枚戒指,那是爷爷给这个废物的,她明明只是一个连界灵都没有的废物,凭什么拥有这样好的空间戒指,把她的手给本小姐跺下来,取她戒指。”

这是云琉月在自己慢慢转醒来的时候,听到的一句句恶毒的话。

脑袋那沉重的痛,和那一股涌上脑海的陌生记忆,都在告诉云琉月,她穿越了。

她穿越到了慕辰大陆,大夏国最废、最纨绔的废物郡主身上。

而她是来自于二十一世纪被誉为天才怪医的云琉月。

因为一次试药,成功的把自己给毒死了,恐怕这天底下没有像她这般倒霉的医生了。

“是,小姐!”

一阵风突然袭来,云琉月便嗅到一股很浓郁的杀气。

她微微眯开双眼,就见一名身穿着粉色衣服面目清秀的十四五岁丫鬟,手里拿着匕首,正往她这边走来。

当她临近云琉月的时候,便挥刀而来。

云琉月猛地睁开了双眼,顾不得后脑勺的那一股火辣辣的痛,便猛地抬脚一踢。

准确无误的踢向那名丫鬟手中的匕首。

丫鬟突然惊呼了一声:“小小……小姐,那个废物醒了!”

丫鬟手中的匕首被云琉月一脚给踢飞,云琉月也在那一刹那间拍地而起,将那飞至半空的匕首成功的接住。

紧接着随手一挥,匕首快速飞向了丫鬟的脖子。

“啊……”

凄惨的痛苦嘶吼从丫鬟嘴里传出。

丫鬟捂住自己的脖子,然后重重的倒在了地上。

站在一旁啃着瓜子的云琉烟,吓的从椅子上跳了起来,扫了眼满脸是血的丫鬟后,便怒吼道:“废物,你竟然敢杀了绿儿,我要杀了你。”

云琉烟双手突然延伸出两条血红色的蛇,红蛇吐出了蛇信,身子无限延长,往云琉月的方向袭飞而去。

云琉月眼底突然划过了一抹幽冷寒意,在那两条红蛇欲咬来的一刹那,云琉月突然伸出剪刀手,用力夹住蛇头七寸,语气幽凉的说:“现在我要杀了你的红儿。”

话音落下,她双手用力一扯。

只听“劈”一声,两条红蛇的蛇头,被云琉月一股蛮力生生撕扯了下来,令那云琉烟突然大叫连连。

“啊!”

“我的……我的灵蛇,废物,我要撕了你的脸。”云琉烟花容失色的盯着那被丢回来的无头灵蛇,恼怒之下,她抓起了地上的匕首,飞扑了过来,扬着匕首便往云琉月的方向挥去。

云琉月伸手一握,手指用力掐了一下她手腕穴道。

云琉烟只觉得那只手无力极了,随后手中匕首就被云琉月夺走。

在她还未回过神来的那一瞬间,云琉月反转匕首,动作柔软却充满着劲力往云琉烟手腕处一划。

“啊……”

云琉烟的整个手掌被云琉月卸下。

云琉月在她已无反击之力时,抬起了腿儿重重的往云琉烟身上踹了一脚:“滚吧,若再让我看到你踏入我的院子,下一次就卸掉你项上人头。”

“砰!”云琉烟飞出了房间,重重落到了院子,晕死了过去。

四周巡察的巡卫,顿时被这一幕惊吓到了。

云琉月从房间里走出来,语气冷冷的说:“你们愣着干什么,没看到三小姐耍刀子的时候不小心把自个手给切了吗,还不赶紧把三小姐扛回去,万一死在本郡主院子,你们谁担当得起。”

几名巡卫身子一僵,纷纷先扫了眼掉在地上的那一只血手,再看向那已经晕死过去的云琉烟,虽然他们都不知道方才发生了什么事情,可是,大夏王朝的天才界灵师玩刀子玩断了手这种事情说出去,谁信?

但既然是云琉月命令的,他们也不得不照做。

几位巡卫赶紧打了担架,将云琉烟抬走了!

云琉月回到房间,房门刚刚关上,就觉得身子深处传来了奇痒。

她下意识的伸手抓自己的胳膊,发现越抓皮肤越痒,最后她把自己的肌肤都给抓破,还是无法止住那奇痒。

这是怎么回事?

云琉月下意识的掐住了脉博。

中毒了!

她咬紧了牙,打开了房门,冲出了后院。

脑海中呈现着一个具体的位置,后山上面的那一处温泉池。

从原主的记忆里了解到,这副身体每天都会发作一次,所以原主的爷爷云戚在后山给她挖了一条人工温泉。

只要泡上一两个时辰,体内奇痒便会消失,有时候,云琉月会在那里待上一整日。

很快,云琉月来到了云王府的后山。

眼前是一片绿幽幽的草坪,草坪的不远处有一个池,池水里冒着袅袅青烟,云琉月解开了身上的衣服,便跳入了池水里。

炙热的池水瞬间包裹着她的全身,体内深处的那一抹奇痒顿时被暖流代替。

可是那一股青雾拂过她的脸庞时,云琉月眉头顿时一皱!

“毒,剧毒!该死……”云琉月顿时游到了岸边,脚踩在了池底下的那一处岩石,回头扫了眼池潭,潭中的温泉的确放了有利于止痒的药材,可是,里面也放着一种无形无色无味的剧毒。

若不是她的嗅觉天生就很敏感,恐怕也会被那重剧毒给蒙骗过去。

她记得,这池潭里的药水是由云王府慕长老亲手调配的!

水里的毒性浓度很低,但若是每天都泡,低浓度的毒性就会变成高浓度的毒性,最后原主直接死在这水潭里,也没人会发觉是这温泉有问题。

好,很好!

竟然敢下毒害她。

“哗!”云琉月手掌拍地,身子迅速的从温泉里跃起,正准备抓起自己的衣服时,一双黑色的古风男士靴子近在眼前。

云琉月猛地抬头看去,说见一个蒙面黑衣人,扬着剑便朝她挥了过来。

云琉月见此,随手抓起了草地上的一块石子,往黑衣男子的太阳穴处狠狠一掷。

男子闷闷的“哼”了一声,手中匕首落下,身子也重重的倒在了地上。

云琉月这才缓缓走前,正欲揭开那黑衣人的面纱时,却听到一道低沉又富有着磁性的笑声轻轻传来。

她猛地回头一喝:“谁?”

如何追书:

【友情提示】想免费看此书?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!

【百度搜索】 在百度中搜索:喵阅读,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“鬼王的驭灵医妃”,即可找到本书。

微信内可长按识别

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“喵阅读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