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书?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取消

攥在手中的机票和护照,回眸凝视即将告别的故土。

再见了,曾令我伤心欲绝的地方。

“清念,你去哪啦?”

“好几天不见你人了,去哪啦?看见回句话啊,我和魏铭都急死了。”

“我走了你不应该庆幸?”正在忙着找工作的我,抽空回复。

“?”

“这样的聊天只有我们两人知道。”

“你什么意思?”

“装傻。”

“你是说魏铭?”

“祝你们幸福。”

“好,既然说破了,那我就告诉你,我爱魏铭,在你出现之前我就喜欢上了他,只是一直不敢透露,他是多么高傲的人,我怕当时说破了连朋友都没得做。自从认识你,他被你迷得团团转,而我还要假装讨好你,然后独自一人躲在一旁看你们快活。”

接下来,第二条短信发了过来。

“我不要偷偷摸摸地爱他,也不想用太过卑鄙的手段把他抢回来。你走了,自然好。如果你还念在我们曾经要好的份上,就永远不要再回来了,不要再出现在他的眼前。”

呵,到头来我竟然还成了第三者。

对于这样厚颜无耻的人,没必要多费口舌:“蒋小雪,我说了,祝你们幸福。”

“谢谢。”

就这样,不知道是谁先删除的好友。

总之从那时开始,我们没有任何联系。

突然一阵剧烈的晃动打断了我的回忆。

一阵喧哗声吵闹着我的耳膜,机身在不停抖动。

广播紧急通知:“乘客们请注意,由于突降大雾层,冲破雾层区需持续时间为一分半钟。同时请系好安全带,稍安勿躁。”

“小姐,您没事吧?雾层天气机身颤抖属于正常情况,请勿担心。”

乘务员的脸逐渐清晰,关切地解释道。

“好的,谢谢。”

我坐正身子,抚摸着额头,汗水凉透了我的手心。

飞机降落的轰隆声逐渐增大,弄得人心颤抖。

五年了,离乡整整五年光阴。

没带过多的行李,吃力地从头顶拿下一口箱子。

我不喜欢在人堆里拥挤,所以等到机舱里的人走得差不多了,我才终于踏下最后一步。

A市的夏天依旧火热,久违的空气,久违的故土,久违的……

拿出手机,拨打了号码。

行李箱的轮子在地面上摩擦着,发出‘轱辘’的声音。

人群嘈杂。

电话接通了。

“终于舍得回来了?”

林清远冰冷的声音如同一把利剑刺穿我。

好不容易坐上机场大巴,还没来得及回应,电话被挂断了。

他还是依旧如此。

最终我成功地出了机场,林清远的那辆别克越野车早就在停车道上等候。

我冲他招手。

他看见我了,把车开到我跟前。

车窗被摇下。

“爸爸没事吧?”

我急忙问道。

“当然没事了,心病而已。”

显而易见,这次我又被他套路了。

这样的套路是第几次了?我仍然没有长记性。

“上车,爸妈在家等着。”

虽然林清念很讨厌,但是他对我很好,我记得很牢。

就拿出国这件事,我不知道他用什么理由搪塞过爸妈。

总之,这份情谊我一直惦记着。

他下车帮我把行李放在了后备箱。

就这样,我上了车。

“啧,为了所谓青涩的爱情,不管不顾连夜逃到了墨西哥去。”

林清远开始斥责我。

虽然不是第一次被他这样骂,但我还是觉得很难堪。

我没有勇气和他顶嘴,毕竟是我不懂事。

所以,我选择了沉默。

“这一去就是五年,林清念!”

我依旧默不作声。

“不说话,看来是理亏了。”

“哥!”

我把手撑在大腿上,指关节泛着微白。

“五年。学费、生活费还有精神损失费,一共五百六十七万。”他推了一下鼻梁上的黑框眼镜,“零头已经帮你去掉了。”

“是。”

“毕业了?”

“嗯。”

“什么工作?”

“你知道的。”

“还是那一层不变的油画。”

他哀叹,大概是觉得我不可能还完他的钱。

“你的钱,我会还。”

“钱你可以还给我,那你拿什么还给爸妈!”

林清远语气过分地严厉,我有点招架不住。

眼泪浸满我的眼眶,热气腾腾。

“好了,别哭了。”他降缓了情绪。

紧接着,这里只有我的抽泣声,还有窗外呼啸而过的喇叭声。

林清远专心地开着车。

很快,我们就到家门口了。

爸妈早就在门外观望等候,我的心上下浮动。

下了车。

长久呆在国外生起了隔膜感,我哑口无言。

“还不问候爸妈。”

林清远用胳膊肘杵着我,小声提醒着。

“爸、妈,我回来了。”

这一声爸妈,我喊得好陌生。

五年了,我走了竟然有五年。

房子依旧还是那栋老式的花园小洋房,灰色的墙壁诉说着陈年往事,以及屋顶的红瓦嵌着深沉,仿佛是在抱怨我的不辞而别。

树荫下的秋千依然随风轻轻荡漾,儿时的欢声笑语,林清远极不情愿帮我推搡着后背,直到我一头栽落在地,他才发出若有若无的窃笑声。

一切都好似不变。

爸妈脸上的笑容很温暖。

我晃眼四周,饱含着温情。

林清远帮我把箱子提上楼。

没有斥责,爸妈和我简单寒暄几句就让我上楼歇去了。

一觉睡醒,正打算下楼洗澡。

路过林清远的房间时,我放慢了脚步。

他在里面打电话。

“她回来了。”

“嗯,今天回来的,在房间里休息。”

“看样子在那边生活蛮快活的,人变化蛮大的。头发长了,终于像个女孩子了,还有就是......没以前话痨了。”

“呵呵,哪里哪里。懂事儿了,就该沉默。”

“嗯,那就先这样,我要出门了。”

林清远挂掉电话,我立马直起身子跳到一边。

门被打开了:“你去哪?”

“洗澡。”

我头也不回,直挺挺地下楼。

回想刚才林清远讲电话时的内容,讨论的主人公竟然是我。

谁这么关心我?

不会是魏铭,他和林清远一点儿也不熟。

那会是谁?

我打开喷头,水汽弥漫在整个卫生间,笼罩着我的双眸。

如何追书:

【友情提示】想免费看此书?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!

【百度搜索】 在百度中搜索:喵阅读,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“最后的遇见,才完美”,即可找到本书。

微信内可长按识别

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“喵阅读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