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书?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取消

  

  “吧嗒,吧嗒……”

  

  怀城郊区某家别墅,隐隐传来,令人心寒胆颤的声音,那幽暗的鬼音,透着阴森可怖的调子,仿佛让那轮弯弯的皓月上,射出的月光,好似地狱之光。

  

  当别墅四周刮起阵阵阴风,轻轻刮起一片片枯黄的树叶,落叶翩飞,宛如地狱鬼宫门口的招魂幡,在阴风之中微微摇曳。

  

  此时,静谧的房间里出奇的安静,仿佛一切都沉睡在死亡中,唯有血液在地板上,幽幽的流淌着,诡异至极。

  

  床上两具雪白的身体,在宽大的床上滚来滚去,此时,有着娇喘声,从屋子里隐隐响起,使得别墅内,那阴森的气氛,更显可怕。

  

  不一会,张强动了动,他感觉自己的身体,被一道巨大的阴力吸住,随即溃烂开来,很吓人。

  

  他抬手去按住自己流血的鼻子,可是按住鼻子,血从耳朵里出来,按住了耳朵,眼睛顿时被血网遮住,视线变得模糊。

  

  透过血雾蒙蒙的视线,张强听到与他欢好的女人,极为轻巧地笑了一声,然后露出一张带血的女人面庞,女人的五官虽然精致妩媚,但那妩媚笑意里,却是带着一抹让张强心悸的狰狞之色。

  

  三天前,张强得了个妙人,夜夜做新郎,结果今晚“新娘”突然变异,犹如血鬼噬人,那还有之前的娇媚之态。

  

  诡异的笑声,再次响起,张强瞳孔一缩,想要推开缠在他身上的女人,忽然,他的下半身瞬间如同百虫撕咬般,又痛又痒,他连忙翻身下去,两手齐挠,越挠越痒,直到两条腿上都挠出了道道血痕,张强还是不愿停手。

  

  “嘶。”

  

  许久,张强伤痕累累的大腿终于不堪重负,顿时皮开肉绽,从皮肉里钻出密密麻麻的黑色虫子,快速地爬散开来,紧接着,张强身上就被黑色虫子爬满,远远看去,仿佛一个巨大的虫人。

  

  张强拍打无用,他仰面瘫倒在床上,身上的血肉,被黑色虫子,一点点的吞噬着,想要大叫出声,嘴巴却像是被塞住一团棉花,让张强发不出声来。

  

  此刻,温香软玉的美人,残忍一笑,俏脸上,不断溢出一滴滴血液,令她完美的俏脸,瞬间就是布满了一条条血线,望着像极了一个血鬼。

  

  张强费力地转过头去,林新月还要低头吻他,一副求欢的模样。

  

  下一瞬,林新月脸上,突然化脓烂开,流出腥臭味,带着酸腐,令人作呕。

  

  张强想躲,奈何身子被黑虫啃噬,使他渐渐失去了生命气息,随后,竟是任由林新月那腐烂地不成人样的脸亲到嘴上,是与牙齿直接相碰的触感。

  

  身体上传来的密密麻麻痛感,不久后,张强成了一具血淋淋的骨架,尸体一动不动。

  

  张强,因为自己的好色,终究是死在了林新月的手中。

  

  张强死了,这个时候,别墅外面,忽然卷起一阵阵阴风,疯狂的呼啸而出,让别墅外面,犹如百鬼夜行,十分的阴冷可怖。

  

  蓦地,隐隐在黑夜中出现了一支送葬队伍,十几个人白衣白帽,低着头不说话,围着一副棺材,漫天撒着纸钱,像是死人出殡一般

  

  没过多久,那支神秘的送葬队伍,则是慢慢的消失在黑夜之中。

  

  而那个叫林新月的女人,她那满是鲜血密布的娇躯,随着送葬队伍消失,也是渐渐的虚化,最终,居然变成了一个白色的纸人。

  

  在苍白月光的照耀下,只见得床角一个小小的剪纸人,轻轻地被夜风吹动,飘起,上面影影透着几个鲜红的字,再一看去,那个纸片人却也不见了。

  

  张强离奇死去,尸体成了一具骨架,直挺挺的躺在床上,十分可怖。

  

  第二日,家里的佣人发现张强并没有下楼,于是上楼一看,顿时见张强无故惨死,因此,便是慌慌张张的报案。

  

  最后,即便张强家里来了三批警察,与几个业内较为有名的法医,也是没能将张强的死因查出来,所以,在久而久之之下,张强的死则是成了一件悬案

  

  

  

如何追书:

【友情提示】想免费看此书?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!

【百度搜索】 在百度中搜索:喵阅读,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“暗夜鬼君:娇妻难敌”,即可找到本书。

微信内可长按识别

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“喵阅读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