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书?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取消

首页> >

第二章:和他讲小话又被叫去罚站

说不过他,我还是得心平气和。

“四舍五入,零头去掉。九六年和九七年,你刚好大我一岁。”

我去,他好歹也是全年级前十,说出这样的话不会觉得害臊吗!

“鬼逻辑。”

我瘪瘪嘴,冲他翻了个白眼。

“老女人。”

可能是我们的“争吵”过于明显,老师在讲台上一脸不耐烦地拍拍桌子:“李璇,起来回答这道题。”

完蛋了,讲台上是我们的班主任,一个不好惹的主。于是我收起之前被气得吐血的表情,怯怯弱弱地站起身来。

表示我不会,尴尬地冲老师一笑,他应该懂我的意思吧。

“上课不认真听讲,站外边去。”

好吧,又是这样。

程一坨成绩比我好,所以我每次和他讲小话被老师发现,受伤的那个人一定是我。

都说自改革开放以来,人人平等。就凭这一点,我表示不服老师择优鄙陋的态度。

“你还愣着干什么?”

班主任吹胡子瞪眼的,搞得我好像欠了他的债似的。

走就走,老娘又不是没站过。

众目睽睽之下,我操起一本物理书朝教室外走去。

这该死的陈一坨,每次都能把我气得面红耳赤,然后我一激动,就会被老师发现,再接着就是被撵出教室。

靠在教室外的墙壁上,背后传来浅浅的凉意。

我把书摊开,开始仔细翻看这节课上的主要内容。

虽说我成绩不如陈程琛,但也在全校前六十名徘徊。

我所就读的这所高中,是一所国重高中。在这所高中里,培养着各方面的人才,朝各个领域分支发展。所以在这里有高考预备生、艺术生、体育生……

无论是预备生还是其他类别的学生,只要在这所学校就读的,都是各地中考的佼佼者。

这所学校发展得如此成功,并且深深吸引各方优秀学子,这其中自然有它的道理。

每届校园开学典礼时,校长特意申明:“无论是高考预备生,还是其他专攻的学生,都有权决定自己的人生,有权凭实力去到自己理想的班级。”

尽管每年都在重复这句话,但能够大胆去实施这句话的人基本没有。

大家都是优秀的人,都怕失败丢面子,所以老实本分做着时事,不敢轻举妄动。

直到陈程琛第一个实行校长说的那句话,他们才开始战战兢兢,陆陆续续去挑战自己。

陈程琛原先是个美术生,上个月突然参加了我们升学班的考试。

并且以全校前十的成绩排名。

此消息震惊四座。

一个美术生,把那些学霸压倒一片。

内道消息传出,美术生陈程琛被上方强行调到了升学班继续深造,有望培养成校历上最强优秀生,好提高学校知名度。

学校强制美术生转为高考生,这是多么惊讶的消息。

呵呵,我算是最后一批收到这个消息的人。

因为上次考试完了过后,我就得了一场重感冒。

休假在家。

是陈程琛亲自跑到我家里来告诉我的:“哎,我们是同学了。”

如何追书:

【友情提示】想免费看此书?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!

【百度搜索】 在百度中搜索:喵阅读,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“时光,我们不离殇”,即可找到本书。

微信内可长按识别

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“喵阅读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