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书?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取消

首页> >

第1章 你走,仇我报

大楚皇宫,凤极殿。

琉璃宝镜前坐着一身华服的美人,浑身珠光宝气,耀得人睁不开眼。浓妆艳抹将她五官画得更加美艳,对着镜子里的自己,她露出志得意满的微笑。还有一个时辰,吉时一到,她将成为大楚国最尊贵的女人,大楚皇后。

父亲是护国公,母亲出于尚书府,满宫莺莺燕燕再没比她出身更高贵的。只有她,才配成为今日册后大典的主角。秦丽雪想到这里,心里突然划过一道阴影。

不,还有一个人,和她出身相似,甚至还压她一头。

脸上划过阴狠,低声问心腹:“那贱人呢?”

侍女讨好赔笑:“皇后娘娘放心,一顿鞭子抽得结实,她绝对活不过今晚。”

秦丽雪这才眉头舒展,浅浅勾唇:“本宫荣登后位之时,就是她走入黄泉之日。一个罪奴,永远别想盖过本宫。”

为了迎接册后大典,皇宫处处张灯结彩,喜气盈盈。而苦役司一处破败的小屋里,却是死气沉沉。

枯瘦如柴的少女满身伤痕,躺在单薄床板上咽下最后一口气。

游丝残魂发出最后的意念波动:“我不甘……报仇……报仇!”

意念无声,却直冲天际。

与此同时,几个时空之外一股强大意识席卷云霄:“此命休!若有来生,亦当笑傲天地!”

夜空最深处,神秘莫测的天机星图轻轻一震,如石子投水波澜翻涌,电光火石间却又恢复原状,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过。

秦韶华张开眼。

脑海中潮涨潮落,大量记忆涌入。她,现代王牌佣兵,死于硝烟而复生,成了古代楚国的护国公府十六岁嫡长女。因四年前娘亲被陷害身死,正室之位落入旁人手,她受尽继母欺辱。三年前外祖威远侯家抄斩问罪,她受牵连入宫为奴,苦役司里受尽折磨,终于在庶妹秦丽雪册后的前夜被寻衅活生生打死。

要知道,当初和皇太孙订婚的可是她,今年皇太孙登基,该做皇后的也是她!

我不甘!我要报仇!报仇……身体原主的残念盘旋不去,纠缠着,纠缠着,聒噪不休。

秦韶华翻身坐起,神色淡淡:“你走。仇我报。”

淡漠却郑重的承诺,一诺千金!

残念波动戛然而止,世界安静了。

秦韶华只感到身上旧伤隐隐作痛,新添的致死鞭痕更是鲜血淋淋。她抚过血痕未干的伤口,眸中寒芒闪动。

她可不是软弱糊涂的身体原主,坐拥莫大财富不知取用,被敌人逼得退无可退,直到死才幡然后悔。她,是纵横四方的战火佣兵,秉承的就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、人若犯我百倍还之的原则,谁敢欺她,拿命来换!

打坐调息,将原主所留记忆全盘吸收之后,简单包扎一下伤口,傲然一笑,昂首出门。

册后典礼之前的皇宫到处人影纷乱,宫人来去匆匆,没人在意一个已被认定为死人的苦役司宫奴。秦韶华秉着娴熟的潜行技巧,顺利来到皇宫一角。老槐树下挖地三尺,取出沾满泥土的铜盒。按记忆开启机关,啪,轻响过后,一支寸许铜笛躺在盒底。

将笛子凑到唇边轻轻送气。噗,噗!噗!

两短一长的独特节奏,铜笛无声无息,却有一股常人无法听见的音波传出宫墙,穿过偌大京城层层房舍,落入郊外一处静室。

“圣主诏令!”

静室内,凭案抚琴的男子心头一惊,陡然失了力道。砰!银瓶乍破,琴弦迸断!

乍惊乍喜间幡然起身,广袖白衣飘飘如鹤,俊美容颜绽放夺目光华。圣主终于肯发声相召了!多年等待终有结果!只是……

想到圣主那孱弱的身子,软弱的性子,以及几次三番要解散组织的提议……温润眉间霎时染了忧思。这召唤到底是何意义,不会是强行用权,铁了心要解散全门吧?

却来不及多想,闻笛立即相和,是圣主座下每个持笛尊者的使命。

男子将一声喟叹藏于心底,袖中取出精致竹笛一枚,同样吹出无声曲调,穿越夜幕直达宫墙以内。

秦韶华掌心铜笛微微震动。

她低头细看,清寒眸子染了笑意。虽无现代科技,古人却也有些机巧物件呢。

譬如这笛,铜笛为主,调动三支竹笛为辅,互相呼应,远隔百里也能传递消息,真真好用得紧。身体原主的记忆显示,她本是某个隐秘势力的继承人,被尊为圣主,座下能人异士似乎颇多。但原主心地纯善且一根筋,自继承后总觉这势力阴暗毒辣,从未动用。到死,悔之晚矣。

秦韶华可不是软弱原主,她倒要看看,这势力究竟能发挥何等作用……

如何追书:

【友情提示】想免费看此书?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!

【百度搜索】 在百度中搜索:喵阅读,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“绝宠第一毒妃”,即可找到本书。

微信内可长按识别

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“喵阅读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