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书?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取消

一个时辰后,金銮殿,册后大典。

高高玉阶之下文武百官齐刷刷跪拜,高唱“皇后千岁”。

秦丽雪身穿大红吉服,眯眼望着殿外冲破云霄的一轮红日,心情无比畅快。她在十二名宫女服侍下走入大殿,拖着长长裙裾,仪态庄严拜在御前:“臣妾参见皇上,皇上万岁万万岁!”

九龙御座上,才登基半年的皇帝年轻英俊,亲自下座扶起她。

帝后临朝,百官再拜,山呼万岁。

秦丽雪自然眉开眼笑,而她父亲,站在百官前列的护国公秦云更是与荣有焉,豪情满怀。女儿荣登后位,他从此就是国丈,更兼着本身的超品国公爵位,手握十万大军,以及夫人娘家尚书府的势力,真可谓权倾朝野,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了。

正在沾沾自喜,陡然一声清啸由远及近,打破满殿喜庆。

啸声悲怆而苍凉,仿佛古老祭歌,与殿内气氛格格不入,霎是突兀。

这是什么?文武百官面面相觑。册后大典何等庄严,怎会插入这等不和谐之声?

就只见啸声悠扬中,一个青衣青裤的小太监昂首走入大殿,以极诡异的身形闪过门口侍卫阻拦,踩着秦丽雪刚刚走完的红毯,身形不知怎地晃了两晃,眨眼直抵御座阶下,速度让人咂舌!

“护驾!”秦丽雪吓得差点缩到皇帝身后。

小太监见状大笑。

众人闻声一愣。这笑声清亮如甘泉,分明是个妙龄女子!

“你……”护国公秦云距离最近,眯着眼仔细一看来者的脸,几乎惊得咬掉自己舌头,“是你!”

这、这闯殿的不速之客,竟是他早已放弃的不肖之女,原配凌夫人所生的秦韶华?

一个获罪为奴的人,突然出现此地,必不是好事……

秦丽雪也定睛一看:“贱人!”登时恨得银牙咬碎。这贱人不是死了吗?

“是刺客,还不拿下!”她立刻喝令殿中禁卫。不管这贱人为何会来、来干嘛,先杀了再说。

“是!”禁卫们钢刀一挥,如虎狼扑上。敢搅闹册后大典的人,当然要乱刀砍死!

“你赶快束手就擒,不许作怪,有事下去再说。”秦云生怕弃女弄出妖蛾子。

呵呵。

秦韶华心内冷笑。

庶妹一开口就把她定为刺客,安上弑君死罪。生父竟还要她束手就擒。这骨肉亲情,可真真厚重。既如此……

“啊!”

秦云尚未反应过来,只觉胳膊一阵钻心疼痛,喉咙被人从后捏住,竟被人挟持了!而挟持者,竟是被他厌恶的弃女!殿中侍卫见状投鼠忌器,不敢造次,齐齐止步三尺外!

“孽女,你还不……”他刚开口喉咙就被捏紧,险些憋死。

秦韶华一手捏着他腕子,一手捏着他脖子,反剪挟持,贴在耳边清冷警告:“国公爷说话客气些,我早被你除籍赶出家门,获罪为奴,咱们半点关系也无,我杀了你,也不算弑父。”

秦云身体一抖,手脚冰凉。

这弃女,什么时候有了这样胆量?

而且她哪里来的这身擒拿功夫!

眼见此景,皇帝变色,百官变色,所有人都是大惊。

册后大典竟然闯入刺客,挟持了重臣,这是本朝奇耻大辱,合该把刺客凌迟处死!

不过……这刺客,好像护国公认识?

“护国公,此是何人?”御阶上皇帝沉声。

不等秦云回答,“刺客”赫然抬头,将遮了半边脸的太监帽丢到地上,露出一张黯黄带伤却清丽绝伦的素脸。

清澈双眸润如宝石,双眉秀丽如远黛含烟,唇似樱瓣,带着一点失血的苍白。

姿容偏于柔弱,目光却像星子一般闪亮,直直射进人心里去。

少女!极美!脸上伤痕反添几分魅惑。

这是皇帝见到那张脸的第一感觉。

他盯着少女缓缓勾起的唇形,喉头不由滚动一下。这少女,又瘦又肤色黯淡,却有一种说不出的别样之美。而且为什么……似曾相识?

就见少女唇瓣微张,吐出带着清冷笑意的话语:“陛下,海棠树下初相遇,你忘了我,我却没忘咱们的婚约。”

一语既出,满殿哗然。

婚约?

与皇上有过婚约的女子,普天下只一个,护国公原配凌夫人所出嫡长女,外祖是威远侯的秦家大小姐秦韶华!远在几年前,她就和当时刚被封为皇太孙的皇上订婚了,先皇亲口下的旨呢!

闻听威远侯府覆灭时秦韶华击鼓鸣冤,被当作共犯罚没奴藉,下落不明,怎么突然出现在册后大典上?这其中,又有怎样不为人知的秘密?百官再顾不得殿堂威严,交头接耳窃窃私语起来。庄严大殿顿时成了嗡嗡菜市场。

而与这喧嚣格格不入,宫殿角落里,安安静静停着一架黑铁打造的轮椅。

椅上,端坐一位黑袍黑冠的年轻男子。

如何追书:

【友情提示】想免费看此书?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!

【百度搜索】 在百度中搜索:喵阅读,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“绝宠第一毒妃”,即可找到本书。

微信内可长按识别

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“喵阅读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