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书?方便下次阅读 确定 取消

“爵爷!”酒吧经理急急忙忙跑出来迎接!

“你忙你的吧,我过来喝几杯就走。”贝爵明把西装外套往身后一丢,一个小弟轻轻接住。

“是。”

坐上吧台,他身旁一群客人,立马散开。

虽然不清楚这位大爷是谁,但他那气场,绝对不能和他同台而坐。

边上,一名妖艳女子,踩着高跟鞋,踱步朝贝爵明走去,贴着他身旁的座位轻轻一座,也不吱声,只拿暧昧的眼神挑逗他。

这帅哥,也不知道要把眼神飘过来一下,她可是很有自信,只要能瞥她一眼,她一定能够约到他一晚。

贝爵明喝着闷酒,对于身旁那股恶心的味道,眉头拧了一下。

女子见他不动声色,招了酒保,点了两杯酒,一杯自己喝,另一杯轻轻他手旁推过去。

这是约炮的意思,只要他肯喝下她的酒,那她就能牵着他的领带上楼去了。

那杯酒就被他晾在边上,一碰也不碰。

女子不肯泄气,小手慢慢往他胳膊上碰去,就在她即将碰触的那瞬间。

贝爵明冷冷一回头,“想死吗?”

女子脸色刷得白了一下,急忙收手,端着酒杯,满脸尴尬的离开了吧台。

贝爵明看见手边那杯没有动过的酒,冷冷一推。挡在他面前都觉得碍事。

哐当——

身旁,一个女人坐上吧台。

那动作,动静这么大?

——

一个书包往桌上一砸。

书包?

贝爵明微微侧头瞄过去。

这女人!

不对,应该说是女生,十七八岁的模样,高校生吧?容貌比刚才那个浓妆艳抹的女人,不知道要好看多少,如果她化点妆,绝对能闯演艺圈一线。

女人的容貌,他是见多了,就算再漂亮,也入不了他的眼。只是这个女生,脸上竟然挂着泪痕?脸蛋还有很深的巴掌印。

她被谁打了?

女生看见前面一杯酒,抓起来,闷头猛灌。

贝爵明眼一眯。

蠢女人!不明来历的酒也敢乱喝?要是被人下了药,那她下辈子全完了。

女生喝完酒,把杯子一砸,“酒保,给我酒!”

酒保一眨眼,“小姑娘,我们这里是不接待未……”

女生急匆匆的掏出皮夹,把身份证往桌上一砸,“给我酒!”

酒保耸耸肩,“好吧!”

贝爵明余光瞥见上面几个字。

林渝水?

一个水做的女人?

二杯酒又被她狠狠一灌,准备灌三杯的时候。

旁边来了一个醉鬼,迷迷糊糊的往那女生身上倒来,“妹子!来来,到大爷怀里来,大爷疼疼你!”

“滚开——”林渝水嘶吼一声。

“哟呵!好烈的妞,爷喜欢!”那醉鬼来劲了。

贝爵明懒洋洋的自顾自喝着酒,对于身旁的这一幕,事不关己高高挂起。

林渝水怒气冲冲的打开书包,掏出里面的黑匣子,转身往那男人身上桶去。

滋滋滋——

“啊啊啊——”男人杀猪般的惨叫,倒在了地上。

林渝水踏下高脚椅,对着地上的男人又是脚踢,又拿黑匣子继续桶。

滋滋滋——

“去死!给我去死!”

这女生打疯了,头发乱得一塌糊涂。

贝爵明惊呆的看着她。

她一边打,还一边流眼泪。她这是纯心拿这色狼撒气?看样子,她今天的确了不少委屈吧!难道是被前男友甩了?

“喂!给我住手!臭娘们!还不住手!”那醉鬼的几个同僚冲了出来。

林渝水捏着黑匣子,后退一步,手一抓自己的书包,挡在自己身前。

哼!现在知道闯祸了吧!任性这种事,在这种场合可以乱干的吗?

一名男子冲出来想把她拽过来虐,林渝水立马从书包里掏出一个喷雾。

吡嘶嘶——

“啊啊啊——”又一个男人,捂着脸蛋倒在地上不停翻滚。

“呵……”贝爵明忍不住笑了。这丫头,他还以为她是个水做的女人,哪知道竟然是条小火龙。书包里除了电击器和防狼喷雾,不知道还有什么好东西?

“妈的,臭婊子!”那些男人怒红了眼,一窝蜂的往林渝水冲来。

贝爵明下了高脚椅,一只手轻轻抓上林渝水胳膊。

林渝水身子一绷,反手也想给他来一罐。

贝爵明轻松抽走她两只手里的武器。看着她把手又埋入书包内。

果然!这书包里应该还有宝贝。

贝爵明抽手把书包一扯,往脚后一丢。

没了防身的东西,这只火爆龙终于软了骨头,站在那处一动不动,秉着呼吸,等待自己的厄运。

贝爵明一条胳膊搂着她肩头,转身面向那群醉鬼,轻声问,“想打架吗?”

那群醉鬼一看,全噎了一口气,拖着地上两个嗷嗷叫的同伴,赶紧逃离。

林渝水惊讶的看着他。

这就是传说中的气场?光用一个眼神就把那群人给呼退?他连手指头都没动过一根呢!

贝爵明转身替她捡起书包,顺手往里面一摸,除了一些书籍之外,好像,有个打火机,一把折叠型军刀,还有一个圆形物体。

拿出那物体一瞧,原来是个针筒,应该是能让人暂时性失去击力的防身药剂,一次性使用。

针筒丢回包包里,连同防狼喷雾和电击器一同塞了回去,拉上拉链,递给她。

林渝水慢吞吞的接过书包,憋着气,盯着他。“你这是在救我吗?”

贝爵明忍不住笑了起来,“你这是,后知后觉?”

林渝水头一低,“谢谢。既然你做了次英雄,那就好人做到底吧!”

“怎样?”

“送我去公交车,把我送上车就行了。”

不错,挺有警觉心的,在这里惹了麻烦,怕麻烦,拖尾巴?

贝爵明一招手,小弟匆匆跑了过来,递上西装外套。

贝爵明把外套往林渝水身上一挂,那瞬间,某小弟风中凌乱了。

本来他们家爵爷莫名其妙出手行侠仗义已经很叫他大开眼界了,没想到眼下,那个传说有厌女症的超级洁癖男,竟然把自己西装挂那女人肩头?

如何追书:

【友情提示】想免费看此书?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!

【百度搜索】 在百度中搜索:喵阅读,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“宠无下限:蛮爵夺妻”,即可找到本书。

长按识别二维码下载喵阅读APP

关注“喵阅读”免费阅读